wwwa0000.com_wwwa0000.com_【申愽登入口】:粤港澳大湾区第一通5G电话响起

wwwa0000.com_wwwa0000.com_【申愽登入口】

2019-11-14 01:55:06

字体:标准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邓稼先|冒险抱原子弹碎片,逝前叮嘱“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标题分割#  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曾说,他的偶像是“两弹元勋”邓稼先:“看到他,你会知道怎样才能一生无悔,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  今天是邓稼先诞辰93周年,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他的生平、纪念他曾立下的不朽功勋。  “娃娃博士”  邓稼先是安徽怀宁人,生于1924年6月25日,4岁时随家人迁往北平。“七七事变”后,为避战乱,他随姐姐辗转来到昆明,1941年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1945年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昆明文正中学、培文中学和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1948年夏,怀着“今后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理念,邓稼先考取了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研究生。  1950年,年仅26岁的邓稼先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为“娃娃博士”。获取学位后的第9天,他便毅然登轮回国,进入钱三强主持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担任研究员,与于敏等人一道开创性地开展了对原子核理论的研究。  “两弹元勋”  1958年10月,他和一大批科学家被调去研究原子弹。到了北京郊区一片阳光普照的高粱地后,隐姓埋名,突然从中国的大地上“消失”了。  起初,他们准备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但不久,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邓稼先只好率领着28位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国的艰难跋涉。  作为核武器研究所理论部主任和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他一方面办起“原子理论扫盲班”,亲自讲课、辅导并组织翻译、学习外文资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弹研制的主攻方向。  研制原子弹成功后,从1965年起,邓稼先又奉命率原班人马与从原子能所调入的于敏率领的研究队伍合作,开始了氢弹理论设计任务,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提交了被外国人称为“邓-于方案”的突破氢弹原理的方案,使中国的氢弹研制工作迅速向前推进并取得爆炸理论的成功。  冒生命危险抱起原子弹碎片  邓稼先长年在大漠深处风餐露宿,艰辛地度过了多年的单身汉生活。工作中,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从第一次核试验起,他就形成了亲临第一线的工作模式。1979年,在一次航弹试验时,因降落伞破裂,原子弹从高空坠落地上。  为了避免毁灭性的后果,他竟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抢上前去,抱起摔破的原子弹碎片仔细检验,由此受到致命的核辐射伤害。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带病工作,直到1985年才因癌症而被强行安排住院治疗。  妻子的思念与支持  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  她忙问:“调哪?”  他说:“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  “这也不能说。”  “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他仍然坚定地说:“这不行。”  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宿舍区的家里依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仅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有钱的困难户”  熟悉邓家人的同事、朋友都说邓家人特别好,这一方面缘于家学传承,另一方面也是家庭和谐温馨使然。上世纪70年代,邓稼先和许鹿希两人的月收入近400元。  在当时,对于四口之家来说,是很高的收入了。但邓稼先有时与同事们一起去国防科工委汇报工作,谈得时间较长,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  这时,他就拿出10元钱请大家在砂锅居吃一顿。他把剩下的钱全部买成火烧,带回家去吃。  而许鹿希却总是乐于煮些挂面就着火烧带领着孩子们吃,所以邓家也被同事们戏称为“有钱的困难户”。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1985年,邓稼先的癌扩散已无法挽救,病榻上,他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弥留之际,他还用生命的智慧和最后一丝力气,与于敏合著了一份关于中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书,向祖国献上了一片赤诚。  1986年7月1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专程前往医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他临终前留下的话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是邓稼先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事,我们相信,如今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做到的不仅仅是“不被落得太远”。

责任编辑:wwwa0000.com_wwwa0000.com_【申愽登入口】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第二代7nm麒麟985即将量产,Mate30系列首发… 富士康:继续兑现美国建厂合约LCD工厂今夏开工 三星售价2000美元的折叠屏手机上市两天后便出现故障 纽交所独家直击:\"美版小红书\"Pinterest的… 太古A破顶升近3%暂表现最佳蓝筹 不仅魔幻如商周版哈利波特,二郎神还和妲己谈起了恋爱? 美4月服务业PMI降至两年来新低或是GDP增速下跌信… Twitter封禁10万个“转世”帐号封杀速度提升2… 苏丹国防部长发表电视讲话:已经逮捕总统巴希尔 中国男子谎称有2千枚导弹出售欲诈骗叙利亚恐怖分子 高通连续第二日大涨两日涨幅达40% 谷歌遭比价平台IdealoGmbH起诉:用搜索偏袒自… 35岁斯嘉丽现身活动身材依旧颜值却老了? 梅松林:今年是威马汽车的升级之年 日本央行季度展望将显示CPI持续低于2%直至2022年… 名宿到边疆点亮足球梦戚务生携名宿到校指导 娜扎谈恋爱观:我想要很多爱情但必须要有事业 新浪观影团《复联4》IMAX3D全国三城联映免费抢票 美七大银行CEO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接受国会“拷问” 《荒岛怪兽》展现女性力量导演曾制《黑客帝国》 中国在这一领域的成就令欧洲人感到意外 中超-埃尔克森错失必杀裴帅中框上港客场0-0天海 “隐形巨头”比亚迪电子:代工苹果三星5冲击3000亿 招商证券:汽车行业予中性评级重点关注吉利和中升 一個月內第2次!炸彈氣旋再襲美國風雪野火一起來 快讯:富智康一度大涨超11%此前否认郭台铭将辞职 起亚全新一代K3官图发布上海车展亮相 顺为资本周航:有人问2019下半年会好吗?坦白说不会 倪睿思否认老公诈骗吸毒传闻:根本不认识这人 追星赢家!王俊凯与周杰伦互关并获偶像邀约出游 巴黎圣母院发生大火巴黎市长称火灾“非常严重” 这座二线城市“踩红线”可能将停止供地 中国“经济底”到了?外汇市场开始关注澳元 亚马逊退出中国?电商高速发展期束手束脚错失良机 CBA字母哥24+11力压辽宁大外成辽篮无解难题 李宁:授出40.74万份购股权 继视觉中国关网站开展整改之后全景网络也无法打开 新秀年场均21+7+6!一图看懂东契奇的历史地位 去哪里找无人驾驶研发人才?大众:中国 兴业乔永远:牛熊交替和餐厅兴衰本质是一回事儿 水花力压火箭双登!本赛季最牛X的外线还是他们 《复联4》台湾开启预售!不到1小时影城网站挂掉 Gartner:一季度全球PC出货量下滑4.6%联想… 杨紫与乔欣张云龙“隔屏”同框画面逗趣搞怪十足 2019年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8.3% 许玮甯为点赞ins道歉:没看文字犯了愚蠢错误 真给跪了!卢比奥全场就是这么防哈登的(图) 邬君梅鼓励谢娜学好英语曝《末代皇帝》拍摄经历 南費城的寶藏餐廳!Toro、海膽、帝王蟹…連資深日料控… 俄高官称美国不会制裁俄航天发动机企业 “通俄门”报告将于明天发布有哪些看点? 本土裁判又惹麻烦!暴力鸟红牌点炸舆论多处争议 中国减贫成就斐然美学者:世界应学习中国扶贫经验 富人愈富穷人愈穷:悲催“千禧一代”被挤出中产阶级 俄铝拟投资2亿美元与BraidyIndustries… 奔驰上海车展发布会结束根本没有提到西安女车主 德信中国收购宁波市住宅项目50%股权 武磊这一场太没存在感了三大西媒对他一字未提 韩国瑜谈郭台铭参选:天塌两人顶舒服多了 英国脱欧延期英镑短期内料将在原地不动 亚马逊和微软如何出招解决网络安全? 票价1比10!万年强队马刺哭了,鱼腩篮网笑了 潘功胜:境外机构开始用上海金作为黄金产品定价基准 曝恒大小将留洋加盟西甲队与武磊中国德比可期? 马斯克撕X贝佐斯背后是30多亿人上网的大生意 鸿茅药酒事件当事人谭秦东一周年微博发声:自由真好 评论:利用版权保护进行无边界的恶意商业行为不可取 瑞典首相:将对反对接受难民的欧盟国家实施制裁 释小龙父亲背景曝光,坐拥2座武校,竟是亿万富翁 大脑选手煽动粉丝捏造魏坤琳出轨桑洁证据曝光 想成为德拉吉接班人?爱唱反调的德国央行行长成谜团 罗志祥女友周扬青晒闺蜜合照满屏大长腿堪比女团 传亚马逊将关闭中国国内市场业务90天内关物流中心 铃木召回200万辆汽车因检查不当和伪造数据 评论:比黑洞照片更吸引眼球的可能是视觉中国吧 深度|定时炸弹变定海神针勇士唯一短板被补齐 中广核电力:首季上网电量增13.87%至38707.7… 巨头亚马逊为何败走中国?刘强东亮了! 郑秀文发文原谅许志安容祖儿邓紫棋等评论安慰 利物浦曼城剩余赛程大pk最惨烈冲刺谁有优势? 27岁中国留学生在韩参加马拉松时猝死警方已介入调查 2019上海车展探馆:东风风光580Pro亮相 多喜爱欲“卖壳”净利润不及上市前 自行车选手贵州湄潭竞速体验“速度与激情” 分众传媒:你闲着比不看广告更无聊 45岁杨千嬅一夜老10岁:忘掉陈奕迅,我嫁了一个“花心… 美媒:美国停止公布核武器数量未作任何解释 天津航空6旬旅客向发动机投6枚硬币祈福被警方带走 三节首发仅27分无人上双!这配置拿啥打勇士 官媒谈降准:当降则降才是灵丹妙药不能指望包治百病 天狮集团法定代表人被曝行贿北京网信办原官员 浙江将打击5类黑恶势力悬赏通缉百名在逃人员 ARCFOX品牌日ARCFOXECFConcep… 刘家凯发长文力挺吴青峰:我心中最美好的歌颂者 欧洲最大银行洗钱案始末 云南鹤庆森林火情扑救困难当地千余人参与扑救 台湾花莲6级以上强震:墙面龟裂暂无人员伤亡消息 刘诗诗新剧被指狗血肉麻导演:就想做极致纯爱 “硬核萌师”腾格尔:趁着年轻使劲造吧 笑出八块腹肌,剧情沙雕却又忍不住看完的剧,只此一部 《怒海潜沙》曝剧照张博宇演绎搞笑担当灵活胖子 试管婴儿黄体期支持,雪诺酮的效果不低于黄体酮 波音股东对公司提起诉讼指控其隐瞒737MAX飞机问… 美国2月对华贸易逆差再度收窄触及两年来最低点 古力娜扎大谈恋爱观:面包自己挣给我爱情就够了 AKB48柏木由纪向粉丝报告肋骨负伤演出将受限制 新草狂拔|波特蘭餐車打卡第二彈 2019上海车展探馆:长安欧尚E01将亮相车展 媒体:“中国崩溃论”的“崩溃”主要原因是这个 央视披露苏炳添受伤?无碍!将全力冲击世锦赛 力挺许志安与网友掀骂战苏永康这样回应 台军秀“投诚方便面”欲招降解放军台网友看笑了 “月宫一号”总设计师刘红:把科幻做成科学 木村拓哉罕见秀恩爱!那个全日本最讨厌的女人,被他宠爱了… 40cm的手臂瓶颈轻松突破究竟靠哪6招? 一季度数据向好国际机构纷纷上调中国经济增长预测 法检方:巴黎圣母院火灾是意外起火一消防员受伤 WTO认定中国农产品关税配额违反承诺中方回应 一分钟的体验,摸了一把帕萨特PHEV 曝尤文1亿帝星今夏将被清洗!用他交换国米锋霸 东方IC独家回应网站无法打开:关闭了旧网站新网可用 《冰糖炖雪梨》开机魏天浩挑战“反一号” 张家口提出十项举措确保冬奥会场馆等建设安全生产 省委书记的外甥成反面典型双开通报点出很多问题 涉嫌广告欺诈“小李子”投资的钻石公司惹上官司 苹果高通和解:5GiPhone或提速,英特尔很受伤 直击|杨元庆:PC在短时间内仍是联想营收重点 汽车金融服务费到底是什么? 宗校立:梳理欧央行利率决议英国脱欧美联储会议 毛不易赞王源很有进取心笑称与梁博都不爱聊天 挑战特朗普美共和党首位候选人宣布角逐2020大选 戴姆勒中国区CEO:奔驰迈巴赫在华月销量超过600辆 Uber正式递交IPO文件:去年净营收100亿美元 特朗普宣布加速建设5G网络,称美国必须在竞赛中胜出 捷豹路虎之夜全新一代路虎揽胜极光发布 苹果被指控证券欺诈投资者称其隐瞒iPhone需求下降 贾斯汀晒“惊悚”P图与妻子身体错位混搭超搞怪 有望扮演黑寡妇?昆凌发文否认自曝超爱斯佳丽 笑死了,西蒙斯找到啦!马刺居然也找回妖刀? 分析师:2019年第二财季iPhone出货量将低于预期 田径亚锦赛名单公布中国队阵容超强苏炳添只跑接力 2019纽约车展:新款奔驰GLCCoupe发布 Yorkdale搞事情推出限時popup網紅展讓… YouTube在巴黎圣母院大火直播视频下错放911恐袭… 世行新行长马尔帕斯:期待与中国发展建设性关系 巴菲特:马斯克作为CEO行为举止还有改进的空间 清华副书记当选国际组织副主席:中国反腐获认可 员工在家工作时死亡算不算工伤?法院这样判 中超前瞻:恒大鲁能交锋谁先掉队?国安有望达6连胜 美国威斯康星州反水:富士康美国工厂要重谈? 外资行看好\"一带一路\"全球投融资体系迎最佳机遇 小米金融取消投资管理等业务新增工艺美术品销售 囧!《权游》变《乡村爱情》家庭肥皂剧? 毅宏游艇回应实控人案:涉其他公司与本公司无关 富士康和台积电等44家供应商加入苹果清洁能源计划 朴有天被警方列为黄荷娜吸毒案嫌疑人被禁止出境 后宁高宁时代:掉队的中粮地产能借大悦城逆袭吗? 武磊队友目睹巴黎圣母院火灾1天前他刚去参观过 华为誓言不造车要帮自主车企“变道超车” 刘涛晒美照庆祝出道19周年抱玩偶嘟嘴卖萌很少女 从冠军赛看东京奥运:老将坚守优势小将寻求突破 马来西亚重启中资铁路项目中国外交部有话说 利好因素消退三大风险显现晋裕投资:港股本季或调整 措辞变了!美联储褐皮书下调部分地区经济展望 水皮:心有多大许家印的慈善就能做多大 中超-埃尔克森补时绝杀胡尔克点射上港2-1胜卓尔 Nature今日封面“复活死亡大脑”?完全没有好吗 Pinterest上市首日收涨28%市值超过130亿… 利物浦引援目标心系多特砸超3600万镑PK抢人 贝莱德领投1.5亿美元输血瑞幸咖啡估值9个月涨两倍 衣帽间价值赶上一栋房,全国最精致的男人,陈冠希都抢着要… 德布劳内忆与妻子相识:我羞涩到不敢给她发信息 门店四散、储值卡难退香草香草怎么了 小龙武院7岁女童死亡续:排除他杀家属与校方和解 新浪专访菲戈:穆帅瓜帅都是顶级为国足犯愁支招 纽约法官检察官律师促禁ICE进法院抓人 矢岛和男:提升观致精细化管理对中国车市有信心 花旗:看高新能源车销售量行业首选比亚迪华晨中国 威廉王子被曝出轨凯特王妃闺蜜王室欲起诉媒体 美国承诺遭质疑之际海湾国家将目光投向中国 1.1米男娶1.7米妻子产下7斤女婴不像自己开心哭 官方通报袁府违法占地约54亩将调查监管责任问题 台湾花莲6.7地震:震中距海岸仅1公里系5年来最大地… 郭台铭宣布参选2020:妈祖托梦要他为老百姓做好事 美队蚁人互相调侃提醒灭霸“注意身体健康” 为了让你更年轻表皮干细胞上演“C位”争夺战 薪酬太悬殊顺丰一董事年薪超过申通整个管理层 《你好!阿拉丁》发布会魔幻喜剧再现老上海风貌 13万股东请注意:配股时间窗只剩2天错过最高将亏19… 探访天狮产业园“宫殿”群:外观宏伟用途仍未知 四川安州一锅炉爆炸9人受伤被送医检查 欧阳夏丹近照嘴巴好奇怪,网友:做牙齿矫正了吗? 超越雷阿伦升历史第一!季后赛之王也是库里 桥水警告:企业利润推手面临威胁美股或将大跌40% 华裔男子带鲜活蛤蜊返美遭查获接刑事控罪传票 杨威杨云身穿国家队队服合影笑容灿烂自信又帅气 军工股逆市上扬中国航空工业升近4%暂连升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