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00kcd.com_sunbet简介

社友网

2019-12-15 11:52:26

字体:标准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动物园中的“飞天大盗”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动物园为饲养的“正规住户”提供充足的食物、居住空间和不受季节限制的洗浴场所。这些都成了“飞天大盗”们所窃取和霸占的对象!许多野生鸟类,都在动物园中做起了“盗贼”的勾当。它们抢夺饲料、霸占浴场、在地面上投下成片粪便,甚至还会凶残地将“正规住户”的卵和幼雏吃进肚里。动物园中只要条件适宜,就能见到野生鸟类。图为湖边捕鱼的普通翠鸟。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一起围在投食盆边吃饲料,“正规住户”鹈鹕毫无办法。小嘴乌鸦偷走了鸳鸯的鸟蛋。灰喜鹊秋季大吃枝头的柿子。喜鹊将游人丢弃的面包当作食物。“鸦科四杰”:最强横“大盗”!动物园“强盗”团伙里,最强横的“四天王”就是“鸦科四杰”了——它们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喜鹊和灰喜鹊,在动物分类学中同属于鸦科。它们是臭名昭著的寻衅滋事者,动物园的各个角落,几乎都能见到它们“为非作歹”的身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的动物园里,“鸦科四杰”的数量尤其庞大。每到饲养员投喂饲料的时候,“鸦科四杰”就开始蠢蠢欲动,对于食物,它们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有啥吃啥,因此各种动物饲料都成了它们“偷窃”的对象。水禽湖原本是为了饲养水鸟而修建的,这里的标准配餐当然少不了鱼。每天上午,饲养员刚把鱼倒入饲料桶,“四杰”们就会一拥而上,挤作一团把饲料桶围住,反客为主。水禽湖原本的“住户”,纵然像鹈鹕这样的大个子,也往往禁不起“四杰”的群起而攻,只得在外围眼巴巴地观望。就连饲养员也拿“四杰”毫无办法,它们即使被暂时驱散,也绝不肯善罢甘休,饲养员刚一转身,“四杰”就会再度蜂拥而至。久而久之,无论是这里的“正规住户”还是饲养员,都习惯了忍气吞声见怪不怪:反正食物足够丰富,“正规住户”干脆等到“四杰”吃饱后撤离,再过去捡剩饭来吃。不仅水禽们不堪其扰,连食肉动物也颇多无奈。如今动物园的很多笼舍,为方便游人观赏,都将四周安装了玻璃,而顶部则改为敞棚。乌鸦喜鹊之流就会从屋顶大摇大摆地进入,趁食肉动物稍不留意就过去偷吃。无论是狮虎还是狐狸,都有过食物被偷的惨痛经历。“四杰”得手之后就会飞离笼舍,到玻璃墙的外面去享受美餐,食肉动物只能望而兴叹,无计可施。倘若在“四杰”之中还要分出个强弱高低,那么乌鸦要比喜鹊、灰喜鹊更凶残。喜鹊和灰喜鹊除了抢夺食物之外,至多就是在动物园游客头顶聒噪,或是在园中树木的果实成熟时,偷些果子来换换口味。相比之下,乌鸦们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杀手”:刚刚孵化不久的“正规住户”雏鸟,稍不留意,就会变成乌鸦的口中餐,甚至鸟窝里尚未孵出的鸟蛋也难以幸免。

责任编辑:www.00kcd.com_sunbet简介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违约10天后北大方正集团两只债券到期正常付息 WTO遭遇一股“寒流”:上诉机构陷入“停摆” 佛山市长:民营经济就是佛山经济的中流砥柱 第五届海湾防务和航空展在科威特举行 广州白云机场跑道围界外起火对运营无影响 专家:长三角行政壁垒已到了不得不打破的时候 交通违法扣分拟可“学法”减免最高累计6分 深圳从家打到楼道家暴者系民警?派出所回应 新西兰火山喷发多人死伤警方:岛上有遇难者遗体 证监会第十八届发行审核委员会增补委员候选人(名单) 长沙发改委:房住不炒商品房平均利润率为6%-8% 中信利润降七成、海通华泰打对折券商11月没赚到钱? 美参议院通过的这项决议把土耳其惹火了 夏利之死:从风靡华北到停产雪藏跌落神坛只需二十年 央行外汇局拟出新规便利境外机构投资境内证券 引爆德俄外交风波的老兵是啥来头普京这样称呼他 险资又来举牌了!万能险靠边站资金来源更多样 11月份CPI数据发布从全年看我国物价运行总体平稳 国际人士谈新中国70年发展:开放创新让中国充满活力 央行副行长陈雨露出席东盟与中日韩财政与央行副手会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王宇: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低位徘徊 手机店店员监守自盗:利用漏洞5天盗销十余部手机 不怕骚扰电话百度和中国电信推出会接电话的AI助手 花旗:小米集团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13港元 李稻葵支招拥堵难题:存量车牌租赁合法化、收拥堵费 沪指窄幅盘整收涨0.24%汽车整车板块领涨 杨伟民:住房问题已从总量不足转化为结构性供需矛盾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最后一年:督办案件数量翻倍 2025年5G渗透率将达48%未来十年4G和5G将共存 视觉中国二进宫:股票封死跌停两机构合力卖2467万 彩电前三季出货量排名长虹、康佳等品牌无缘前四强 继湖南山东重庆四川后河北将全部取缔P2P网贷业务 小鹏汽车回应董事会调整:阿里仍然是公司董事会成员 雅生活涨近3%斥最多5亿元收购新中民物业 申万傅静涛:2020全球资产核心驱动力或回归基本面 美海军代理部长要求尽快扩军到355艘军舰 万科加速年底收割:盯上隔壁鹅厂能否撬动高薪程序员 河南南阳打掉黑恶犯罪团伙125个8名代表受处理 上海检出多批不合格耳机涉及到锐思、曼诺等品牌 中国有色矿业集团副总经理杨奇接受审查调查 港式餐饮的好日子早已远去:翠华上市以来首次亏损 年收入36万以下均是贫穷户?统计局:从未提过此标准 借元两个月还多万央视起底 自动驾驶车辆获准进行载人载物测试 中国外交咄咄逼人?阮宗泽:这是一种曲解 3099元的超轻薄笔记本惠普星14青春版评测 科技股集体杀跌沪指却实现8连阳?银行基金立了功 多利好集结全球市场狂欢:A股预期明朗春季躁动在望 河北互金整治办宣布取缔省内所有网贷平台 双航母时代来临英国第二艘女王级航母隆重入役 中概股周五整体小幅上涨流利说大涨逾18% 获奖豫剧剧组讨薪官方:创造还款条件支持公演 北青报:患病不能成为屡屡犯罪者的“护身符” 李稻葵:下一阶段重要任务是需求侧市场的长期培育 或将明年2月亮相富士X100V售价曝光 先锋集团联手蚂蚁金服进军中国基金投顾获批准 梅兵任华东师范大学党委书记童世骏不再担任 视频|美联储:维持联邦基金利率不变 青岛30名民营企业家将在9个政府经济部门挂职工作1年 赚钱机会从眼底溜了今年来涨幅最猛的金属原来是它 最小学生仅3岁法媒:编程在中国成为儿童的游戏 印度轮奸案死囚上诉:空气糟糕人生苦短为啥判死? 妖股变雷股的4年兴衰史暴风“瘫痪”只剩十余人 俄用S400给北极盖“防空穹顶”防美从北极打击 无航母可用的俄罗斯还想造核航母但仍只是个模型 加拿大非法逮捕孟晚舟文件曝光手机信息被送至FBI 17岁香港暴徒以50万申请保释遭拒还要改重罪 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机构:利于股市长牛趋势形成 教育部:没有“普惠园须登记为非营利园的强制要求” 深证成指站上10000点金融板块表现强势 美防长谈“重中之重”:中国第一俄罗斯第二 瓦努阿图群岛发生6.0级地震震源深度10千米 央行规范支付机构参与国库经收不能用App中余额缴款 特朗普涉内幕交易?CFTC宣布调查结论 台南纵火案酿7死自首嫌犯疑患精神疾病 中国游客在泰过马路时被撞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 历经344天涨2.2倍丘钛科技能跑多远? 2020年小微贷款目标定了国常会:5大行增速不低于20% 368:191英国大选出口民调显示保守党大胜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货币政策由松紧适度变为灵活适度 香港本地居民第3季总收入按年跌0.6%至7641亿港元 中企海外投资单机容量最大火电机组在印尼爪哇投产 廊坊临空经济区与民航局人教司签订战略合作备忘录 东方精工收购普莱德纠纷:会计利润大佬们的魔术道具 国家医保局拟出新政遏制 北京法院首拍大型加油站1617.6万元成交 美国推进星际探索项目要到月球建核热推进传送器 你买的LV是真的?警方捣毁制假团伙涉案金额超2.6亿 农业部:120县8市辖区为全国农民合作社质量提升试点 招行员工涉14亿“钱端案”被捕招行回应:不护短 港式餐饮的好日子早已远去:翠华上市以来首次亏损 美新泽西州发生枪击案已致6人死亡1名警察被打死 河北:全省P2P网贷业务机构无一符合规定全部取缔 法二手房价2019年节节上涨专家:外省赶上大巴黎 WTO上诉机构瘫痪全球贸易或雪上加霜 外媒:挪威货船遭遇海盗袭击9名被绑架船员已获释 退出民进党的他挺韩国瑜:蔡英文政策与民心背离 欧洲央行副行长金多斯:正评估央行数字货币的价值 乱港分子暗示与台当局 英在野党选后“一家欢乐多家愁”工党惨败 香港一劏房火灾房顶炸穿8年前同楼火灾致4尸5命 日本正淘汰储热马桶盖我们却在疯狂盘它? 上海酒店探索保洁智能化:植入芯片抹布用错系统报警 中国英语能力等级量表与托福正式接轨 印度再次关闭互联网:这次是阿萨姆邦和梅加拉亚邦 这一群交易员已经开始“对冲星期四”,你打算裸奔? 北京基金小镇通过国家级基金服务标准化试点考核评估 证监会:合理控制分拆上市试点范围防止一哄而上 央视调查套路贷利益链:借1500元两个月还50多万 中美就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一致美农民回应 11月金融数据回暖逆周期调控效果逐步显现 晚间公告热点追踪:南宁百货称南楼房屋拆迁范围划出 年末着急回笼资金这两家公司打折亏本转让债权 北京俩男子趁外卖员送餐时偷车里剩余外卖被刑拘 耗资近80亿江西铜业间接控股非洲最大铜矿所有者 司机遭醉酒客无故殴打滴滴:暂停乘客账号 投资指南:从“点阵图”洞察美联储政策路径 越南包揽东南亚运动会男女足冠军企业奖现金奖车 摩根大通突然改口:星巴克依然有投资价值! 港警拘捕三名自制炸弹疑犯一人为中学实验室助理 筹划6个月后旭光股份终止收购储翰科技67%股权 正荣金融:港股走势反复偏软成交继续清淡 青岛57岁大妈谎称有7个大工程结果骗到手50多万 福布斯百强女性榜:默克尔九连冠拉加德升至第二 加拿大非法逮捕孟晚舟文件曝光手机信息被送至FBI 高二女生跑操时倒地后死亡校方称正与家长商谈 A股10年最大IPO邮储银行首日首日涨2%表现稳健 美三大股指周二小幅下跌 北京将推动文旅融合扩大优质文旅产品服务供给 专家热议明年楼市:三四线城市适度宽松概率加大 杨伟民:住房问题从供给总量不足转为结构性供给不足 国元信托计划再陷逾期城投“信仰”遇挑战 国台办会在 茅台确认于12月12日起提前投放7500吨茅台酒 中国东风17导弹关键技术已领先美俄但还有一个不足 男子强奸猥亵3名不满8岁留守儿童获刑11年 政府理财探索最多跑一次财政放管服改革纵深推进 马英九借《哈利波特》抨击民进党:如同摄魂怪一样 综艺股份1.6亿关联交易救业绩?0.4折转股权意图不明 亚马逊“状告”特朗普:将国防预算用于私利 开盘:三大股指涨跌不一沪指涨0.18%啤酒概念活跃 华泰证券宏观团队:稳增长仍是明年经济工作重中之重 相互宝公开征求意见:拟将轻度甲状腺癌移出保障范围 无视乱港分子碰瓷柏林动物园公开熊猫宝宝名字 小罗伯特·唐尼联合YouTube打造人工智能题材剧集 郑建邦:优化营商环境瞄准企业破产跨境贸易等环节 个税汇算清缴政策征求意见这几类情况可享受退税 提前大选的这场豪赌,约翰逊赢大了 嫌邻家孩子吵俄男子连续年每晚放 大摩:内房股前景吸引行业首选融创、旭辉及华润置地 社会扶贫App被指奇葩需求多“腿骨折了想要跑步机” 孙宇晨微博今日再次关闭:24小时被封三次 泰升集团上涨8%派每股特别息50仙 美出口捷克12架直升机替换俄制武器总额超6亿美元 海正药业计提资产减值超13亿百亿私募高毅资产踩雷 大学生连滚带爬按停电梯救人学校奖59800元奖金 阿桑奇律师:希望英国法院勿同意美国引渡要求 华为反惰怠反南郭18种行为 2019航司金凤奖评选最佳客舱服务奖:南航等10家上榜 男子砍伤1人后再袭击辅警藏匿小区凌晨被抓获 日本7-11员工部分加班费长期未被支付达4.9亿日元 俄外长:特朗普总统任期内俄美贸易额增长近1/3 樊纲:经济保持稳定的增长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出路 全国妇联追授张小娟全国三八红旗手荣誉 十一月金融数据回暖逆周期调控效果逐步显现 贸进展提振多头信心 财政部:国有金融企业增资应当符合企业发展战略 股价低迷困局难破长沙银行等10家银行触稳定警报 《行政区划管理条例实施办法》明年1月1日起施行 2019航司金凤奖评选最佳客舱服务奖:南航等10家上榜 蔚来在北美开启第三轮裁员员工数量已锐减42% 中方对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有何看法?廖岷回答了4点 辣条标准南北之争结局市监总局:按方便食品类别管理 约翰逊赢得大选就任首相英国“迎来了新的黎明”? 海正药业计提资产减值超13亿百亿私募高毅资产踩雷 海南出台多文件:规范推进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试点工作 在海牙国际法院昂山素季为罗兴亚人问题辩护 新开业餐厅“招聘”来机器人3分钟炒1盘鱼香肉丝 新京报:客观看待CPI破4为科学决策提供依据 视觉中国网站今年第二次遭遇整改市值蒸发32亿 河南将全面取消800公里以上长途道路客运班线 廖杰远:数字化如何助推新医改落地 洋河失速 玉兔二号成工作时间最长月球车携嫦娥三号破纪录 特斯拉Autopilot更新新增“相邻车道速度调整”功能 双十二来啦美欧央行决议叠加英国大选结果出炉 众机构前瞻2020年A股机会:除了5G还有什么? Redmi电视公关怼友商:虚假宣传智慧屏Pro音箱没60W 汇丰:预计英国央行将在2020年5月降息25个基点 欧洲央行行长:我想做一只“睿智的猫头鹰” 巨兽回A记:邮储银行鸣锣开市国有大行A+H正式收官 传媒板块攻势再起长城影视等多股涨停 一封用尿布写的信:中国海军这艘舰船故事超乎想象 年内发行满百规模超2000亿可转债小众品拥抱大时代 大额分红后业绩不断下滑华兴源创资产重组意欲何为 黑龙江警方破获走私野生动物案查获熊掌214只 银保监会:推动银行业保险业实现高质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