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625msc.com_www.6625msc.com-【信誉来源】

来源:一图看懂:一年过去了中国的开放承诺兑现了多少?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0-18 19:09:47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神龟背上的“地海之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大陆板块构造和地壳运动的作用力把云南石屏古城地貌剧变呈一只乌龟状,世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先民们并把居所建在这只巨大的“神龟”背上,神龟托起的古城就这样孕育而生。在这只巨大的龟背上,除了分布有密集的民居建筑群而外,还凸显有众多“地海之眼”——古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脑意识中习惯把凸现在地球表层的古井誉为“地海之眼”,其原因就是它凸显于地球表层,属地下之海的“眼睛”。在云南,分布有古井的地方众广,石屏也不泛其中。石屏古城的古井不但数量繁多,而且造型独特,与建水古井相比,石屏古井特在何处?据说,石屏古城是建在一只乌龟背上,龟首靠近异龙湖,乌龟随时会逃走,一旦逃走,必将会造成城毁人亡,为确保安全,聪明的石屏人民便在城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五口井,以钉住神龟,不让其逃走。简单的文字表述似乎让人感觉多少有点邪乎,但从中透漏出深厚的人文地理现象,至少可以推本溯源一个事理,那就是石屏古井的悠久历史。地质资料表明,石屏古城建于巨大的石块上,城下地壳浑然一体,掘地约二三米凿通石层即可涌出汩汩清泉。在那特殊的历史年代,凿石打井是为了方便生产生活用水,当然打井也得讲条件,那就是地表水丰富的地方才能打井取水。石屏地下水丰富,既然是这样,打井取水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人们不会守着丰富的水资源而受渴。漫步在石屏城乡村落,现今依悉可见众多古井的身影,它们静卧于每一条巷道口或每一座庭院中。石屏的古井外形美观讲究,井栏多数用青石雕刻,形状有圆、有方、有棱等多种,种类有一眼井、二眼井、四眼井、四方井、龙井……。石屏境内的井水有甜、涩、酸、淡之分,甜淡之水大多用来饮用,酸涩之水大多用来点豆腐,石屏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卤水点制而成,味道独特鲜美,在石屏流传有“水点琼浆天下奇,火烧豆腐云外香”之美誉,赞誉的就是用井水点制而成的豆腐佳肴。特殊的地貌,使石屏地下水独具特色,据说,石屏地下水是流动的,如张家大院有古井,打水时不慎将桶落入井底,水桶一般会从李家大院古井中冒出,古井就这样神奇。漫步在古城中的每一座老民宅,宅院显得古香古色,院落布局讲究,古宅非常宏伟壮丽,镂空雕刻极为精细、美观、大气,在庭院中,都会设置有一口古井,古井深不见底,水质清澈透明,时至今日,虽然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但人们如今依然会围在古井旁洗菜、洗衣服,边劳作边唠家常,有人还会用古井之水烧水喝呢。宅院的主人们说,古井之水冬暖夏凉,用着方便。在距县城10公里外的宝秀镇马井巷,有一口独具特色的四眼井,每天,井附近的农民们都会来古井旁洗衣服、洗菜或挑水吃,一位年逾七旬前来挑水的老翁告诉说,自己经常到古井里挑水烧开水喝,他说,这口四眼井有百余年历史,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从未干枯过,井水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无水垢,泡茶味道极佳。围在古井旁,有人在洗菜,有人在洗衣服,在劳作之中,人们边唠家长里短,古井就这样在陪伴着人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年年岁岁。石屏古井分布众多,透过这口口古井,似乎能让人看到石屏的昨天,零距离触摸井栏,能让人感受到了古井的几分沧桑,在一个个村落,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庭院,这些古井养育了一代代石屏人,它承载着回忆,伴随着历史,见证了石屏辉煌的昨天和今天。时至今日,历经了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雨洗刷,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经磨得圆滑深凹,有些甚至已经磨穿,但古井风貌依存。井栏上深深的绳痕,记载着岁月的悠悠,井水中的月影,诉说着游子思乡的愁绪。徜徉在石屏古城的每条小街小巷,坐落于老宅院角落里的每一口古井都是一道景观,一段历史,不得不让你驻足深情凝望,零距离触摸着每一口古井边沿绳索留下的深深印痕,让人思绪万千,感慨颇多,走进每一座有古井的老院落,耄耋老翁老妪们都会津津乐道向你介绍,某某文官武士都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老翁老妪们的话并非瞎掰,纵观石屏历史上出过的杰出人物,明清两代,先后涌出过经济特科状元袁家谷,翰林15名,文武进士77名,文武举人638名,贡生760名,这些杰出人物从小就是泡着井水长大的,他们从这一块神龟背上跨过异龙湖走出了石屏。神龟托起了石屏这座百年古城,古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石屏后生,古井就这样默默静坐在不经意的每一个角落,它记载了石屏的历史,同时也是石屏古城儒家文化兴盛的印证。

编辑:www.6625msc.com_www.6625msc.com-【信誉来源】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biaihunl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互金平台资金争夺战开打!如何躲过多头借贷这趟雷? 三届中国杯5场比赛0进球末战再输就将遭千夫所指 26+5+5之人自认现役第二分位已锁定最佳阵容? 《三重威胁》点映硬核打手云集荷尔蒙爆棚 昆山爆燃伤者中有孕妇员工称起爆点堆放镁废渣 榜眼大战状元国王险胜布克32分太阳功亏一篑 孙宏斌和许家印后,有请贾跃亭第三位“接盘侠”登场 心疼大王!体能极限仍砍24+9身边没人能帮他 花滑世锦赛短节目陈巍领跑羽生结弦第3金博洋第9 单节狂轰27分!哈登又要上天波波是真的没毒奶 养女儿比养儿子更省心吗? 中视金桥3月28日回购80万股耗资141万港币 江海证券:制造业PMI重回景气区间需求持续改善 胜拜山波日拳手最后已无体能教练差点扔毛巾 A股急弹券商股受捧中国银河及中信建投飙逾6% 中国非法组织自创教材远销海外三天造就“国学教授” 九城与法拉第未来签约贾跃亭:豪华电动车要落地中国 俄罗斯驻希腊雅典领事馆遭手榴弹袭击 腾讯总裁刘炽平:现在没有计划将新的业务拆分上市 与张伦硕造人成功?48岁钟丽缇肚子凸起孕味浓 武磊:我的留洋之路才刚刚开始球迷让我不孤单 埃尔多安执政临中考土耳其里拉大跌映射民众疑虑 特斯拉新董事长:在我看来马斯克发推特很明智 直击|网友投诉搜狗HR不尊重人王小川询问HR名字姓名 巴基斯坦前总理谢里夫保外就医为期6周不得离境 微信否认监测用户聊天记录进行精准广告推送 韓國瑜會劉結一重申堅定支持九二共識 韦德自曝能再打三年!他退役是因为该死的…… 尴尬!巴尔韦德建议巴萨球员自愿训练竟无人参加 台风少年团公司就私生行为发声明:将寻求警方帮助 靠美容院“复出”?范冰冰真够“聪明”的 为约会功能做准备Facebook将添加和显示个人爱好 霸道!徐嘉余仰泳三度三连冠三项全是世界第一 小摩:腾讯目标价升至415元维持增持评级 黄金出现淘金者交易信号建议1317.51买入 中国移动已提交5G商用牌照申请运营商5G投资都谨慎 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会:金融\"突围\"分论坛实录(… 黑龙江豪华庄园削山14年:接待的是有头有脸的人 科学家研发全新3D打印材料旨在治疗难治愈骨损伤 该发的产品都发了苹果发布会还能整出啥幺蛾子 谷歌将设立技术咨询委员会:讨论AI等技术伦理问题 老马:阿根廷比赛就像恐怖片他们不配穿这身球衣 陆毅带女儿外出玩贝儿叶子一活泼一乖巧画风迥异 西媒撰文点评武磊:德比首秀不错对得起人们期待 索尼大幅裁员:2020年3月前减半智能手机业务人员规模 《都挺好》的隐秘生意经:雷军撒钱马云马化腾数钱 阿里数字经济体发布四个创新扶持200万小程序开发者 今晚美国GDP等重磅数据来袭金银巨震在即 她是韩版“赤木晴子”身材高挑曲线性感羡煞众人 麦当劳宣布最大规模收购:创建更个性化汽车餐厅菜单 央视:中国足球不能总来试错卡纳瓦罗还有时间吗 高准翼:磨合短防守不默契不可能让蒿俊闵去硬拼 不羡慕赵丽颖?44岁舒淇淡然回应生子被吐槽,观众:英雄… 华为首席法务官:华为目前没有上市计划 一季度精选:这些央行真的准备好降息了吗? 中国互金协会:3月底提交高息现金贷自查报告 媒体人褚朝新:文武双全的武大,保安打完人新闻中心来骗人 苹果Arcade游戏服务有新措施:将为独家游戏提供资金 吳敦義擬邀韓國瑜參與初選國民黨4月10日前接觸 苹果昨晚啥都没发布但甩出了一堆收费项目 韦世豪及恒大罚单震动全球多家国外媒体报道|图 宜信正考虑将宜信普惠与宜人贷合二为一 李立群:小鲜肉不应被批评演技稚嫩但也少了匠气 海南网信办扫黄打非办约谈天涯:传播色情低俗信息 鸿腾精密年度纯利升29.6%至2.34亿美元末期息7… 纽基奇32+16重伤离场开拓者双加时险胜篮网 福原爱手抚孕肚拍全家福和江宏杰比心超有爱 4城创建文明城市材料作假新京报:有违文明本义 强对流天气预警5省区将现8-10级雷暴大风冰雹 北京控股:2018年度纯利同比上升10.13%至75.… 费尔德首秀21分阿不都33+8新疆大胜广厦1-0 从陈露到羽生结弦!东方舞者打破欧美音乐的尝试 瑞信:中国财险降至中性评级目标价下调至9.5元 前总统因贪腐被捕雷亚尔震荡巴西ETF大跌逾4% “三桶油”业绩PK:中海油日赚1.44亿再度逆袭 51岁许戈辉素颜近照曝光 “头痛脑热”是孩子健康的必修课 每日互动创业板上市,引领A股“数据智能”新风向 常林抬肘吃违体!于德豪掩面倒地鼻子出血 佘诗曼穿蓝裙带花环眼神温柔靠栏杆修长腿仙气足 郑爽近照被说鼻子好吓人,网友:别再整了!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不撤档能否如期上映看拷贝 官方:尤文续约鲁加尼至2023他是斑马军团未来基石 美國密执安湖冰景奇觀如童話仙境 德经济增速放缓英脱欧僵局难破欧洲经济多面承压 八旬科学家捐千万善款却背了一生还不尽的“债” 乔欣吐槽粉丝都是“披皮”粉不满粉丝用生图控评 科技不是年轻人的专利:日本83岁老奶奶的励志编程路 独家|外教谈羽生与陈巍幕后故事:他很快回来 Uber将收购中东地区竞争对手Careem金额达31… 宁波飞济州岛航班遇惊魂一幕乘客吓得尖叫不止 苹果2019春季发布会:库克船长带领苹果“生态化反” 不是12月31日这个西班牙小镇在8月庆祝“新年” 又出事!美一架波音737MAX因故障紧急迫降 氢燃料电池汽车快步而来商用车仍将“打头阵” 前華人工程師盜取專利特斯拉提出訴訟 江苏书记:必须严肃追责对死者负责不论涉及到谁 杨幂刘雯都爱的流行色你不了解下? 破次元壁?歌迷向A妹安利BLACKPINK获本尊回复 中海或失归母净利之王宝座颜建国:规模不是重要目标 导航,遇见十年:第十届中国卫星导航年会五月北京召开 被疑参与胜利性招待事件高俊熙逐个回复网友澄清 印尼渔民捞到中国“海翼”水下无人滑翔机(图) 年过六旬仍拍青春题材赵宝刚:要走在时代前列 美银美林:联想集团目标价升至7.9元维持买入评级 合生创展集团年度净利57.75亿港元同比微跌0.36… 孟山都除草剂致癌第二案判赔8100万美元 索尼的“信仰”怎么卖?大概一个像素点一分钱吧 美股盘前:美国经济前景堪忧期指走弱 甜甜圈品牌美仕唐纳滋退出中国大陆费用上涨难维持 香港25宗麻疹个案8人于机场工作卫生署增疫苗供应 外媒:毕加索画作失窃20年找到故事曾被拍进电影 广发策略:A股主逻辑仍是金融供给侧慢牛 全面布局新能源西雅特电动车计划曝光 玉兔二号月球车已自主唤醒开展第四月昼工作 世贸专家组或将不能运转斯蒂格利茨呼吁继续提名 脸书禁白人国家主义及白人分离主义内容 钟嘉欣回港身材恢复苗条为女儿写新歌亲监制MV 湖南将男性纳入家暴保护对象被家暴也能找妇联 4月1日起出入境证件“全国通办”可通过支付宝预约 自称名校毕业任职高管男子在婚恋网骗上千万被抓获 北京大学国发院黄益平:控制杠杆率水平不如控增速 商务部:对原产美日的进口间苯二酚继续征反倾销税 彻底决裂?外媒曝阿汤哥禁止前妻出席养子婚礼 一轮船黄海北部水域沉没官方:正调查涉黑恶线索 新东方在线上市的喜与忧 日本官员暗讽羽生结弦粉丝:维尼熊雨影响陈巍 一艘油轮遭难民挟持赴欧马耳他武装部队夺回控制权 “曹园”旅游开发迷局:当地4年两度招商现彻底否认 腾讯大股东Naspers分拆互联网业务包含31%腾讯… 哈萨克斯坦载有13人军机坠毁总统称机上人员全遇难 波音披露737MAX飞机软件修复信息股价短线飙升 土耳其股汇双杀人民币中间价报6.7263下调122点 特朗普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中方回应 网易云音乐注册资本增至5.89亿美元CTO曹偲接任监… 中国警方捣毁奢侈品假货商涉及金额近1亿 網紅寵物犬搭機暴斃航空公司說詞前後矛盾 哈登38分约老师16+8+6火箭27分大胜西部第二 阿尔瓦雷兹重返亚洲将参加ONE冠军赛东京站 甄子丹回应遭歧视风波传闻:有人歪曲事实 濠赌股逆市有追捧永利澳门及澳博控股同升近2% 传奇球星聚首中国再争锋身披全新战袍引发球迷怀旧 重庆银行2018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6.1%至106.3… 爱普生精工深圳公司搬离中国?记者实探:或2021年停产 基石药业-B获药监局批准BLU-667(CS3009)… 李光洁“偶遇”苏明成调侃郭京飞:你说得对 航空城公司董事長前台中市交通局長王義川接任 20:45直播奥预赛第一阶段中国VS大马看国奥出线 父亲为一打啤酒将女儿嫁给强奸犯BBC纪录片引热议 支付宝新规来了:信用卡还款开始收费免费时代终结 涨70%到跌20%!九城联手贾跃亭造车后股价上演过山车 汇丰:申洲国际目标价升至109元维持买入评级 白令海上空一颗流星爆炸威力相当于广岛核爆10倍 媒体刊文谈“五一”放假调整:顺应民意有利经济 中超球员身价更新:暴力鸟最贵哈姆西克2200万欧 华为重新定义拍照底气何来?何刚:大力投入研发 性能取向的混动车试驾CayenneE-Hybrid 王小帅回应朋友圈宣传电影:就是想说喜欢的多推荐 河北湖北均进行首例地市媒体整合:党报电视台合并 原商务部副部长廖晓淇:跨境电商促进全球化发展 慈善晚会方发声明求和甄子丹讲三字真言回应 多部门整治医疗乱象严打骗保挂证等行为 華人連續6年成美國房市最大買家,這四個買房常犯的錯一定… 一季度精选:这些央行真的准备好降息了吗? 阅文集团否认公司员工与青果阅读非法牟利 Lyft宣布每年将捐赠5000万美元用于改善城市生活 70天后再迎两连胜!湖人全队赛后开心似过年 野村:海螺水泥目标价升至53.7元重申买入评级 道交條例條文修正草案公民團體提訴求 为什么我们看不到反物质?粲夸克的不对称性 韓國瑜香港會林鄭同意強化雙邊交流 每日互动创业板上市,引领A股“数据智能”新风向 5G元年如何冲刺?工信部、杨元庆等带你解析 习近平为何如此强调思政课?这四篇评论员文章告诉您答案 赛季最佳!中圈绝杀!他终于追上游戏中的自己 为娘家事老公要跟我离婚,我这样算是扶弟魔吗? 忍辱负重鲍威尔!美联储变身大鸽只为特朗普的KPI? 花样年控股去年度净利润约为11.68亿 姜丹尼尔换手机号码因所属社纷争不与身边人联系 世界战机研发奇迹:歼轰-7研制费只相当于一架F-35 韦世豪及恒大罚单震动全球多家国外媒体报道|图 热身赛-利物浦锋霸追平曼城射手替补2球巴西3-1 牛文文:这是产业创业时代以科技赋能产业创新 访华前这个国家的总理说“感谢中国体谅” 知名趋势预言家:特朗普恐进一步施压美联储要求降息 iPhone11或将配备双向无线充电功能附送18瓦… 向佐单膝跪地求婚郭碧婷甜蜜发文感谢所有祝福 人人公司第三季度营收1.168亿美元同比增长94% 申雪:明年要给陈虹伊找外教双人滑下届3个名额 正面硬刚证监会和周小川呛股市他的金句又引爆了 黄金霸气攻下1320大关分析师:小心美元死灰复燃 价值投资失去活力,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 情比金坚!原来\"蒙总\"张晨光与蒙太26年前就是夫妻 人社部决定取消73项由规范性文件设定的证明材料 日奥委主席贿选被起诉几成定局炫耀奥运申办靠己 直击|余承东:华为发展折叠屏手机后发现4G分辨率不够 中法签下350亿美元大单法媒不约而同用了这个词